卿雅

蓝雨剑圣听夜雨,嘉世斗神辞长亭。

霸图拳皇伴虎啸,微草魔道不留行。

昔日繁花衬血景,双鬼拍阵有盛名。

十年间,一杆却邪登顶,

十年间,荒火碎霜声长鸣。

但问谁敢把锋撄?

过眼烟云,利禄声名。

一叶知秋拱手。

千机伞,再续长情。

三十七连胜四冠,且以杯酒敬故人。

十年荣耀,再起东山。

【叶翔】……告白

  @佑无泱
今天下午的艺术课写的,写的不是很好,请见谅




  世邀赛过后,众人回到酒店。

  也不知是谁提了一句,说是去KTV。于是一群人在KTV嚎了个撕心裂肺。甚至还有人叫酒,虽说是度数小的果酒,但那也是酒啊!

  楚云秀率先破例,于是一众职业选手也开始小口啜饮起来,但果酒只是一点点而已,不醉人,为了防止醉酒,于是苏沐橙去叫了箱饮料,而方锐和黄少天还嫌不够,又叫了几箱。

  在大家都多多少少喝了饮料之后,以黄少天用可乐喷了孙翔一脸开始,混战开始了。

  叶修坐的地方靠窗,还是角落,如玉的指间夹了一根烟,没点,看着这边的闹剧,笑了起来。

  叶修无奈的看着此时的包间,地上一堆国家队的成员,饮料撒了一地,刚刚点的几箱饮料都成了武器,就连最后自己没动的那瓶果酒都成了液体水枪。

  所以这群家伙是怎么做到的啊?几箱饮料没怎么喝,全部献给大地了。

  不过叶修很清楚,这次的饮料大战只是一种方式而已,他们用来放松自己的方式。这次的世邀赛来的皆是他们国家的顶尖成员,虽说大多数的西方国家都重于进攻的方式,但是战术一类的也绝对不会少。

  自开始世邀赛前的训练开始,每个人身上的负担就越来越大。黄少天的话越来越少,趋于沉默;喻文州的笑容越来越少,趋于平淡;苏沐橙和楚云秀间的谈话越来越少,趋于沉静;就连……孙翔也开始顶着高压成长。

  越是到最后,几乎都是沉默的训练,鲜少有对话。要不是需要开会讨论,估计都不会说话。满脑子都是荣耀。

  可以说最后支撑他们的都是心里的那一口气,如今胜了,那一口气吐出来了,人自然也放松下来了。

  叶修放下手中一直未点燃的烟,走出门问服务员要了被子,将他们一个个送到沙发上,把被子给他们盖上。

  最后一个是孙翔,叶修看着少年渐渐长成青年的脸庞,眉宇间少了当初的少年傲气,但如今傲骨铮铮,手抚上他浅浅拧着的眉心,将其舒展开来,然后悄无声息的把被子给他盖上。

  但是当叶修要走的时候,手腕却被人抓住了。

  叶修抬头去看,“怎么?只允许你摸我脸,不允许我抓你啊,”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脸庞上有着浅浅晕红,耳尖早已染上红色,偏偏这人还不自知,头为了看叶修扬得高高的,所有的红色都被叶修看的一清二楚。

  “怎么了?”叶修笑问。

  “我……我有话和你说。”孙翔的脸上红晕越发明显,耳垂也染上了胭脂。

  “说吧。”叶修看着此时的孙翔。

  “出去说。”孙翔扯开了被子,一马当先的走出包间的门。

  走廊里并不安静,隐隐传出每个包房里的歌声笑语,孙翔和叶修进了一间没人的包房。

  孙翔此时的面容越发红了,耳垂似乎要滴血,但表情却是无比郑重,叶修越发想笑了,一个满脸通红眼含深情神请郑重就想要表白的小孩。

  “叶秋……不对,叶修,我喜欢你。”

  叶修愣了,眯了眯眼,摸了摸下巴。没说话。

  “你怎么不说话啊?你不是应该说我也喜欢你吗?”孙翔此时开口了,深情疑惑,看着叶修。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叶修舔了舔湿润的唇。

  “你要退役了,回去后可能一直都不会见了,就让我听一次好不?说你也喜欢我。”孙翔抱着叶修,头埋在叶修的颈窝里,像个巨婴。

  “你醉了。”叶修顺了顺孙翔最近长了不少的短发,平淡的说出三个字。

  “我没醉,我真的好喜欢你。当初嘉世邀请我,问我愿不愿意加入嘉世,我就去了,因为我想和你并肩作战,但是我没想到,嘉世是让我接替你的位置,我真的没想赶你走……到了现在你还讨厌我吗?如果嫌我恶心,推开我就好。”孙翔絮絮叨叨说了好久,比黄少天的话都多,叙述了自加入嘉世之前到现在他的心路历程,叶修听了下去,笑了,笑的温柔缱绻。

  拉下孙翔的头,叶修直接吻上了孙翔的唇,长驱直入,明明孙翔的身高更高,但叶修的主导看起来反而更是适合,两个美型的男子吻在一起,如同画一般。

  “我喜欢你。”叶修在孙翔红的滴血的耳边留下了这句话。

  然后再在孙翔的额上印下了一个吻,嗯……来自荣耀教科书的祝福之吻。

 

评论(6)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