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雅

蓝雨剑圣听夜雨,嘉世斗神辞长亭。

霸图拳皇伴虎啸,微草魔道不留行。

昔日繁花衬血景,双鬼拍阵有盛名。

十年间,一杆却邪登顶,

十年间,荒火碎霜声长鸣。

但问谁敢把锋撄?

过眼烟云,利禄声名。

一叶知秋拱手。

千机伞,再续长情。

三十七连胜四冠,且以杯酒敬故人。

十年荣耀,再起东山。

【叶all】他就是荣耀(12)

☆求红心蓝手,如果有评论那简直是太棒了!
☆私设很多,大如山
☆ooc很多,大家不要注意那些细节啦
☆希望小可爱们多多提建议

  当初的麒麟?听到这话叶修有些想笑,却不知从何笑起,最后扯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表情。

  “我知道你不可能放弃荣耀,但是你也不能放弃守护。”叶爷爷偏头看向了窗外的景色。

  “我从来……未放弃过守护。”叶修的语气稍顿,但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那就好。”叶爷爷没有多说什么,对于守护叶家没有什么插手的权利,一切凭本事上位。

  谈完话,叶修就回屋休息了。对,不是玩荣耀而是休息,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哥需要养足精神来对付那些人啊!”

  醒来的时候已是晚上,华灯早已在B市升起,玉泉山也多了些人气。

  叶修顺手抚了抚身旁人的背,有些无奈。当初叶秋常常跑来和叶修一起睡,后来叶母专门去定做了一个加大的king size的床,防止兄弟二人滚下床去,但是每当叶修醒来对出现在自己怀里或着紧抱自己手臂的叶秋有些无奈,有些哭笑不得。

  叶修走后,叶秋第一次睡得这么安稳。自从叶修离家出走,叶秋就被实行了严格的精英成长计划,家庭教师本来就是请的,但是成了电脑授课,如果要出去,八个保镖随行;如果要开一辆车,东南西北四辆车保护。

  叶家也知道,本来是叶秋要离家出走,最后被叶修拿去了行李,叶爷爷倒也知道是叶修离家的隐情或者说是逃避的缘由,所以除了追踪之外还有保护和遮掩,因为这个理由所以叶修的行程在当初除了他的直属领导人以外只有叶家的叶爷爷知道了,但是二人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保护和遮掩。

  后来,叶修的车祸可以说是有着方方面面的原因,但是叶修也因为车祸在病床上躺了六七年,如果不是专人按摩还有定期的药浴,现在叶修的身体肯定会弱的不能再弱。但事实上,叶修反而因祸得福,他所有的暗伤和未来有可能出现的暗痛全部消失。除了……(以后再说,总会知道的^_^)

  那是叶修的心结,在他没有同意的情况下,叶家人不会消除的,守护亦然,也可以这么说,在他没有彻底想透的情况下,不会彻底消除,那个是他心结遗留的痕迹。

  “哥,再睡会儿。”叶秋紧紧地抱着叶修,手在他的后背上摩挲,却皱了皱眉头。

  “你不去公司?”叶修挑了挑眉。

  “不去。”叶秋向着叶修的怀里拱,“一会儿让李特助把文件送到家里。”

  “嗯,那睡吧。”叶修抚上叶秋的后背,轻拍着叶秋。

  再一次的醒来,早已日上三竿。

  冬日的阳光很刺眼,但是没有丝毫温度。

  房间的窗帘昨晚忘了拉上,也幸亏二人是背着窗户睡觉的,要不然睁眼时的刺眼光芒总让人会不舒服。

  这一次倒是叶秋先醒来,他看着那人和自己一样的脸,嘴角习惯翘起的弧度一样,眼尾勾起的角度一样,就连右眼底下,那颗小小的红色泪痣都一样。但是为什么他就让我这么着迷呢?叶秋心道。

  可能因为睡得时间过长,叶修的肌肤白里透红,唇色泛着红晕。叶秋着了魔似的,用自己的唇印上去了。

  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本身纯纯的嘴贴嘴的吻被破坏了。叶修的舌头长驱直入,叶秋没有丝毫防备的唇齿被撬开,叶修勾着叶秋的舌头共舞。

  大约十分钟过去了,叶修放开了叶秋的唇舌,翻了个身。

  叶秋有些呆滞,他从来没想到自家哥哥的吻技会这么好。他和哥哥少年时分开,就算保护或者说是监视哥哥的人传来的消息也不会送到他手里,毕竟叶家不涉政,他是要从商的,军部的事情是他涉及不到的。

  后来慢慢接受母亲的公司以后,叶秋才让人调查叶修的那些事,后来叶修车祸,叶秋更是没有和叶修沟通的时间了。

  都是叶秋在床边说,叶修听不到。

  叶秋此时有些想笑?

  只扯出了一个略带讽刺意味的微笑。

  苏沐秋?

  呵呵。

  叶秋觉得有些讽刺,他和哥哥在一起生活了十五六年竟没有一个和叶修生活在一起三四年的人更会让叶修开心。

  叶修后来怎么醒的?(大家都知道,穿越过来就醒了,但是叶小秋贝贝不知道/摊手)

  每一季职业联赛一天播放近八个小时,每一七《电竞周刊》叶秋一本本的读,然后还有守护的一些人念叨着军中的事情,这才把叶修唤醒。

  但是呢?

  叶修醒来之后一有机会却是去了h市见苏沐秋那个人!!!

  叶秋紧紧勒住叶修,抚摸着叶修的后背,却又是皱起了眉头。

评论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