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雅

蓝雨剑圣听夜雨,嘉世斗神辞长亭。

霸图拳皇伴虎啸,微草魔道不留行。

昔日繁花衬血景,双鬼拍阵有盛名。

十年间,一杆却邪登顶,

十年间,荒火碎霜声长鸣。

但问谁敢把锋撄?

过眼烟云,利禄声名。

一叶知秋拱手。

千机伞,再续长情。

三十七连胜四冠,且以杯酒敬故人。

十年荣耀,再起东山。

【叶all】他就是荣耀(13)


  叶修倒是由于叶秋骤然勒紧的胳膊醒了,看着怀中弟弟的表情阴霾,又感到了在自己后背摩挲的手,笑道:“没事,都过去了。”

  “能告诉我是谁吗?”叶秋没有直接用命令的语气问出来,而是使用了略为婉转的语气问出。他总是这样,在叶修面前的他,收敛了尖刺,收紧了羽毛,如同雏鸟一般投向哥哥的怀抱,在叶修面前的他,总是不自信的。

  “早都已经化成灰了,告诉你也没必要。”叶修抚了抚叶秋的发顶。

  “嗯。”叶秋垂下眼帘轻轻地应了一声。

  叶修松开了对叶秋的怀抱,但也可以说是叶修挣开了叶秋对他的怀抱,褪去了睡衣睡裤,仅着一件内裤进了卫生间。

  叶秋看着哥哥因为大病初愈还未好全的白皙带有些许病态的肌肤,因为近些日子拾起训练的劲瘦身材的叶修,眼中不由得露出了些许痴态。

  叶修本就很白,虽说肌肤带上了些许病态但因为久睡所带了的些许红晕让肌肤看上去不那么病态,大腿走动之间用力所显现的肌肉也是让人心动。

  不一会儿,卫生间里传来淋浴的水落在地上哗啦啦的声音。

  叶秋想到了自己洗澡时的样子,再代入叶修,又抱着沾染了叶修气味的被子在床上滚了一圈儿。

  水珠落在额上,从俊秀耐看的脸上划过,或许会经过那颗妖娆的红色泪痣,然后缓缓落下。那人的头稍稍抬起,水珠倒没有直接落入锁骨,而是划过了颈线,然后在落入锁骨,向下滑去。落在胸肌之上,划过殷红的茱萸,再划过浅浅的腹肌,向深黑的丛林中迈入,出了丛林,划过因大腿用力而显现的肌肉线条,在落入地上,这一滴水珠完成了他的使命。

  等到叶修下·体围着浴巾,一手拿着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出来,就看见自家弟弟一脸荡·漾,少女,不,少男,不,青年怀春的样子,有些无奈,觉得自己头上有着三条黑线。

  叶秋一听到叶修身后的门关上的声音,抬头就看见想象中的叶修站在面前,头上的水珠手上毛巾粗鲁地擦掉一部分,还有几滴如他想象般的落入微微凹陷的锁骨,越过胸肌,划过浅浅的腹肌,没入白色的浴巾里。

  此时的叶秋皱了皱长眉,觉得那再平常不过的白色浴巾很是碍眼。

  而叶修看着眼含不悦的看着自己,做出完全是幼儿园动作的弟弟,笑了起来。

  叶秋见过微笑的叶修,哭笑不得的叶修……但是这种爽朗之笑从未见过,他们在还没学会走路的时候已经请了礼仪教师,笑到刷牙洗脸,大到平时用语,一时一刻每分每秒,一个动作一个表情全部有着严苛的要求。

  再加上叶修从军,更是进了秘密·部·队,这种有很大情感变动的表情就永远不会有了。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泰山崩于面而不改色,这是最基本的要求。

  从那之后,叶修就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这种爽朗之笑,叶秋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有出现过了。

  叶修表示:男人心,女人心,都是海底针啊!

  别说到现在为止相处了十多年的苏沐橙了,从出生到现在的叶秋他就几乎没有弄懂过。

  叶秋下巴微扬的进了卫生间洗澡,而此时坐在床上的叶修擦着头发,目送着叶秋进去。

  等到二人下楼的时候,叶爷爷和叶奶奶早已离开了院子出去转了。而桌上还放着保温的饭盒。

  二人吃完之后,洗了碗。

  然后就是坐在沙发上大眼瞪小眼,啊不,桃花眼怼桃花眼。

  叶修作为一只宇直,对电视剧没有什么感觉,从小到大看的电影除了在学校就是在军部。叶秋呢,有哥万事足,此时也是在沙发上看着叶修完美的侧颜默默痴汉。

  “我出去一趟,今晚可能不回来了。”叶修看着表上的光芒闪动,立刻上楼换了一套衣服。

  叶秋当即应到:“我也去。”

  “乖,我有事,以后去玩带你。”叶修走向门口,顺便摸了一把叶秋的头。

  小点?

  蓦然间听见狗叫声,叶修第一个就想到了小点。

  但是想了想又觉得不可能,当初自己离开,叶秋出国,小点早就被送去了玉泉山山脚下的一处宠物托养所,自己刚回来也没有去找它。

  “小点,一会看见宝宝可别乱叫。”叶奶奶的声音传来。

  “汪,呜汪。”小点叫了两声,如同应答叶奶奶的话一样。

  叶修眼睛里闪过些许光亮。快步走到门口。

  小点是一只土狗,叶修一日放学后无意中捡到的,是叶修曾经在大多数训练日子里为数不多的光亮之一。

  “小点。”叶修轻唤一声。

  “汪,呜汪,汪汪汪。”小点迅速冲到叶修身前,扑倒叶修怀里。

  “好了,乖。”叶修手法娴熟的撸狗,毛毛从头顺下。

  叶修在离家出走的日子中,愧疚和想念的情绪成了主旋律。

  想念中,除了家人战友,这只初中时陪伴至今的土狗小点也是不可或缺的一格。

  “这是要出去?”叶爷爷问到。

  此时的叶修内穿棱角分明的衬衫,再穿了一件米色毛衣,外头穿了一件黑色的大衣,下身内里的看不明确,外头是一件水磨牛仔裤,又穿了一双黑色的军靴,包住了有些纤细的脚踝。

  “嗯,那几个聚会,我去一趟。”叶修挂着礼貌性的笑容。

  此时的他,英姿飒爽,恢复了些许麒麟的气质。但是没有军装的他,是不完整的。

  “嗯,晚上别玩太晚,早点儿回来。”叶爷爷说到。

  出了玉泉山,叶修就看见三辆挂军·牌的悍马疾驰而来。

  车在他附近停下,八个人下车。

  “欢迎归来。”声音大小不一,那种情绪却是热烈的急切的。

  “都在这儿等着哥呢,莫不是刚进京,你们就等我呢?”

  “废话,我们次次聚会给你留位置,你要不是之前的h市,就是昏迷沉睡,要不是得到你进京的消息,估计这次聚会也约不着你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麒麟。”重明鸟率先开口。

  “哎呦我说,几年不见,我们的麒麟先生可是越发俊秀了。”白虎说。

  “好了,上车吧,我们几个为了给你接风洗尘,可是把整个菁华会所都给包下来了呢,身价如此之高的麒麟先生,起码应该给点儿补贴吧?”白虎接着说。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几个在里面占股了,不过是把左口袋的钱挪到右口袋里罢了。”叶修摩挲着下巴。

  “寰宇占了百分之八十的股,向外散出去的百分之二十中,我们八个可是只有百分之十,如果再加上你,平均每个人一点多一点儿,有什么用?”

  “足够你一年多个几千万的零花。”叶修随便拉开一辆车的车门,做了上去。

  白泽和玄武紧随其后。另外六个人对半儿一分上了另外两辆车。

  “这几年的情况怎么样?”叶修问。

  玄武带着些许苦涩地笑道:“你又不是不知道。白家一直想插手守护,但是九个人一个不能多一个不能少,白泽的战斗力又有些差,白家那些个人总拿这些说事,多亏了你父亲和你爷爷,还有他们,一直顶着白家的压力,不让往里面塞人,最初两年对外宣称你去做别的任务,后来又说你在病床上躺着,只要你一天还在,我们就要防止他们以你不在的名义往里面塞个队长。”

  “对不起,我拖了你们的后腿。”白泽此时的笑容也带上了些许沉重。

  “我回来了。”叶修说,“你的实力有目共睹,就是紧身格斗差了一些,但是那些人没一个比你好的,只要我在一天,九个人,一个都不会少。”

  “麒麟,谢谢。”白泽说到。

  “对了,最近我们特地挑了一些简单的,你要来吗?”玄武问到。

  “不了,我之后还要离开,现在趁着有时间现在多陪陪长辈,之后就和你们一起。”

  男人的聚会就是那样,等到晚上十点,菁华会所外才出现了九个男人。

  叶修叫了代驾,让人把他们送回几人在外面的房子里,也相信他们几个绝对不会在车上睡着。自己一个人缓步走在夜中的b市,看着这个自己几年中都不曾看过的城市。

  各个大楼的灯光将这一片天空照亮,墨色的天空中没有一颗星星,雾霾的强度绝对不轻。

  “滴……滴……”听着后面传来的汽车的喇叭声,叶修转过身去。

  上了车。

  “你怎么出来了?”叶修系上安全带。

  “害怕你横死街头。”叶秋踩上油门。

  “唔……死鸭子嘴硬。”叶修在脑子里搜刮了一下,最终说出了这个词。

  “哼!”叶秋决定不和叶修说话了,从小到大被气到的都是自己,接着说的话,那满满一本的血泪史告诉他,他迟早被气死。

  叶修倒是没说什么,这种事情要吸取经验教训而不是撞了南墙也不回头。

  此时的叶修有些迷糊,他酒量不好也是众人皆知的事情了,这种时候他还是被久别重逢的他们灌了几杯酒,虽说都是度数较低的那种,但是他还是有些不好受。

  至于喝多了会手抖?

  当狙·击·手,握狙·击·枪的标准可是比当职业选手的要求高了不知道多少倍,酒精而已,训练了那么多年,如果克服不了的话,叶修觉得自己还不如去撞南墙。

  叶秋没有把车开回玉泉山,叶爷爷和叶奶奶早就睡了,回去也不是很好,叶父和叶母向来也是早早就回去,虽说睡得比较晚,但是二人一般不会再叶爷爷和叶奶奶睡着之后回去。

  叶秋目前现居的公寓在公司附近,面积大采光好,一层本来是四个房子,但是财大气粗有预见性的叶总裁手一挥,这一层都买了下来打通,重新装修。

  四室两厅两厨两卫。

  四个房间一个主卧一个客卧,虽说一般不会有人留居但是以防万一么,另外两间房子一间当了书房一间当了健身房。

  叶秋自是不会把叶修放在客卧中,而是领着叶修到了自己的主卧。

  床和在玉泉山的一样,加大定制的king size,屋子里几乎都是黑白灰三色,最引人注目的是那落地窗的窗帘,窗帘是黑色的,下面滚着金边,其上绣着金色的龙纹。

  因为“无意中”得知叶修所在秘密部队的标志是五爪金龙,所以很多时候叶秋的东西上印制的都是五爪金龙。

  就因为这个,公司里许多人都认为叶秋是个龙控呢。

  叶修先去洗了澡然后上床睡了,叶秋则是看着叶修也在深深睡意中陷入的沉沉的睡眠。

  回b市了没几天,叶修觉得自己参加的聚会是自己几年间都不曾参加的数量。

  不必说前些日子的战友们聚会,也不必说前天的三代们聚会,更不必说昨晚的三大巨头(军界叶修商界叶秋政界白允杰)会面。

  叶修觉得自己回b市是个错误的决定。

  “我不管,这次的庆祝会你必须去。”叶秋将文件夹扔向躺尸的叶修。

  叶修的那双漂亮到极致的手抓住了文件夹,然后表情冷淡语气冷淡,高贵冷艳地吐出两个字:“不去。”

  “不行!!!”叶秋说“你数数你多少年没去了,公司的人还以为握着另外一小部分股份的人已经人间蒸发了呢。”

  “呵,不去。”叶修表示没有荣耀只有聚会的日子心好累。

  叶修这几日也不是没有上荣耀,而是这和他曾经上荣耀的时间根本不能比呀!

  曾经的他除了生活必备的吃喝拉撒睡洗澡之外,日常荣耀抽烟,偶尔闲逛聚会,现在是日常聚会闲逛抽烟,偶尔荣耀。

  叶修觉得自己退步了,需要荣耀女神,啊呸,他现在就是荣耀,他需要回归本体。

  “这次的庆祝会你不能不去!”叶秋拽着叶修的衣领大声吼道。

  “我说了——不去!”叶修表示这张脸自己看了这么多年早就看腻了,闭上眼翻个身,继续躺尸。

  叶秋觉得自己快要疯掉了,自己这么多年的养气功夫,只有叶修能让自己破功。

  他们两个的以上对话已经持续了很久。叶秋无奈,叶修更是无奈。

  叶秋觉得公司里既然有叶修的股份,叶修就应该尽到起码的责任。

  而叶修觉得,自己注定不会从商,管那么多干嘛?

  两个兄弟就这样渐行渐远,啊呸,就这样睡着了。

  第二日一早,叶秋就去了公司。

  两兄弟昨晚为了庆祝会去与不去的事情“讨论”了许久,最后也是无疾而终。

  不过叶秋去公司可不是因庆祝会的事情,而是为了其他的会。

  今年公司的年会开的晚了很多,多数都是在元旦前后开,不过因为今年的那时候总公司这边有个大case,所以就说所有的分公司和总公司的年会一起开,在叶修回来之前就已经开完了。

  不过诺宇有着惯例,大年二十九,留在b市的人可以来参加庆祝会,庆祝会也允许带家属,就当是庆祝过年,所以也不是那种晚会的形式。

  而今年因为那个大case,多数人都留在了b市把父母接过来过年,因此今年的庆祝会办的格外盛大。

  不过大家也很高兴,总公司拿下了政·府的大case,今年过年时的大红包肯定不会少。本来诺宇的福利就好,工资比同类型公司的人员工资高了百分之十左右,今年的工作这么顺利,年终奖还比正常同类型公司高出了接近百分之五十,而诺宇特有的新年红包肯定不少。

  其实叶秋这几个月来总体来说还是比较高兴的。睡了很久的哥哥醒来,今年还回家过年。甚至接下来的日子里还会再b市留上一年左右,虽说不是很长吧,但是叶秋心想:可不可以让他在贪心一点儿,一直和哥哥在一起。

  叶修其实并没有那么多的想法,只是在看到母亲桌上的那些面容秀丽的女子的照片时,还是选择了年会。

  毕竟年会总比相亲要好。

  叶修的母亲出身书香世家,在得到了父母的允许之下,创建了诺宇集团的前身,后来被叶父宠得像个公主。

  不喜欢化妆,但是喜欢涂指甲油。总是换指甲上的花样,可怜了叶父那双拿狙·击·枪的手,此时却在给自交娇妻涂指甲油。不过对叶父来说,甘之如饴。

  因为叶母说:“指甲油涂在指甲上,那绚丽的颜色就如同我手掌之中的财势,如今我也退下来了,我就回忆回忆往昔。”

  叶父对叶母除了爱还有些许的愧疚,因为他是军人,所以作为军嫂的叶母需要担起更多的责任,生下叶修和叶秋之后,叶母照顾二人的同时,还需要关注公司。

  只不过愧疚终究是愧疚,后面就会转化为更深厚的爱恋。

  因此,那双本不该拿一些事物的手,拿起了指甲油刷,拿起了眉笔,拿起了彩妆盒。

  叶父的叶母的故事,早先也说过,足矣写成一部近百万字的《军长爱上我》。

  叶修看着叶父和叶母的相处,有时觉得有些牙酸。

  今年的庆祝会格外热闹。

  没有觥筹交错,没有云鬓花颜,有的只是温馨平淡祝福。

  只于后来?

  不知道,反正叶修和他弟弟玩儿的挺开心的/摊手。

  叶秋是一个很好的领导者,诺宇被他管理的很好,旗下的员工稳妥不失朝气,清一色的积极向上。

  就连叶修,也开心了许多。

  毕竟这种开心的场面不常有,等待他的将是责任与义务,以及荣耀。

  过年时,玉泉山沾染了一层喜气,也多了许多人气。

  各家的人几乎都在前两天回了玉泉山,因为b市的空气问题,虽说不能放烟花爆竹,但是这气氛已经很让叶修满足了。

  “小修,你还需要多久才能回来?”吃完饭后,一家人坐在电视机前看着春晚聊天,叶父的话语却让这气氛又沾染了一些紧张。

  “四五年吧。”叶修看着叶爷爷和叶奶奶,摸了摸下巴忍住了想要抽根烟的想法。

  因为睡了这么些年,叶修的烟瘾其实早就没有了,但是由于这些天的通宵荣耀需要烟来提神,于是又沾染上了烟瘾。

  不过由于家教的严格和军营的规矩,叶修已经开始减少的抽烟的次数,准备完全远离烟草。

  而苏沐秋在经过了叶修车祸、进入联盟这些事情之后也戒了烟,毕竟吸烟这种事情总归是不好的。再加上他还希望叶修回来和他一起打荣耀呢,可不能要烟草坏了他的身子。

  “五年之后你就快三十了,有没有什么其他的打算。”在过年时谈论这些有些毁气氛,但是叶父也是为了叶修好,电子竞技的寿命本来就不长,荣耀的发展这么迅速,高度发展,但是又能维持几年?

  很难保证不会像其他游戏一样过了这一时期就被淹没在了历史潮流之中。

  “先跟着做些任务复建,然后打比赛的时候往战队里多拉一些人,交替上场,毕竟电子竞技吃的就是青春饭,我也不可能让人家一直保持最好的状态,只能用交替上场的方法延长比赛寿命,然后建上一个王朝拿了三个冠军就走,回军营,做会真正的尖刀。”

  “不错。”叶父点了点头。

  “行了,过年呢说这么严肃的话干嘛?”叶母端着果盘从厨房里出来,看着叶父又在和叶修谈话,直接制止了二人进一步交流。

  “妈,没事的。”叶修笑。

  “妈,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哥,爱荣耀都快把荣耀当成命了,当初车祸之后浑身上下几乎都是伤,就那双手,完完整整不见一丝伤痕。”叶秋挽起家居服的袖子,拿起一瓣橙子就开始吃。

  “如果手受伤了,我还怎么拿狙·击·枪?”叶修则是直接拿起了苹果,毕竟苹果的汁水比较少,不容易溅到身上。

  “阿修,给。”叶母则是去厨房再拿出了一个小碗,碗里面放着橙子的果肉,还放了一个小勺子。

  “谢谢妈。”叶修拿起碗之后给叶母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哼!”叶秋轻哼。

  “贝贝这么大了怎么还和哥哥吃醋?”叶母笑。

  “我没吃醋!”叶小秋一逗就炸毛,立刻跳起来反对母亲的调侃。

  “行了,不是吃醋是什么?”叶修用勺子挖起来果肉,送进嘴里,“你小声点儿,爷爷奶奶都睡着了 ”

  “知道了。”叶秋继续抱着自己带皮的橙子看着叶修悠闲地吃着碗里无皮的橙子,满脸的不高兴你快来哄哄我。

  “行了。”叶修见不得和自己一张脸的叶秋如此作态,“啊。”拿起勺子挖起碗里的果肉,等到叶秋张嘴,将果肉送进叶秋的口中。

  这一夜就这么过去了。

  等到叶修想叶爷爷交代去向和时间之后就给叶秋留了一张纸条,然后坐上了前往h市的高铁。

  回到了h市叶修就直接在嘉世附近住了一个酒店。也没有给苏家兄妹打电话,他只是想静静。

评论(11)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