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雅

蓝雨剑圣听夜雨,嘉世斗神辞长亭。

霸图拳皇伴虎啸,微草魔道不留行。

昔日繁花衬血景,双鬼拍阵有盛名。

十年间,一杆却邪登顶,

十年间,荒火碎霜声长鸣。

但问谁敢把锋撄?

过眼烟云,利禄声名。

一叶知秋拱手。

千机伞,再续长情。

三十七连胜四冠,且以杯酒敬故人。

十年荣耀,再起东山。

【叶all】他就是荣耀(10)

☆求红心蓝手,如果有评论那简直是太棒了!
☆私设很多,大如山
☆ooc很多,大家不要注意那些细节啦
☆希望小可爱们多多提建议

  下了高铁后,叶修拉着商务旅行箱直接拦了一辆出租车。

  “诺宇集团,谢谢。”入了b市的叶修没有选择回叶家,先去了公司。

  诺宇集团,又称为诺亚寰宇,叶修和叶秋的母亲以化妆品起家,又涉足娱乐圈,将诺亚寰宇打造成了一个娱乐集团,然后缓慢的涉及服装珠宝设计领域,在生下叶修和叶秋兄弟之后又开始做母婴产品,叶秋小学初中跳了好几级,18岁时开始插手公司,再次扩大集团,开始涉足物流、金融、计算机等领域。此时的诺亚寰宇已经是多个领域中的领头人。

  叶修看着面前将近六十层的写字楼,因为阳光的刺眼不由得眯了眯眼。话说叶母是凤眼有点儿偏杏眼,因为叶母的凤眼相较常人的凤眼来说有些偏大,而叶父则是纯正的桃花眼,就是因为这一双纯正的桃花眼,稍稍带点儿情绪,眼中便波光流转,万千秋水,虽然说这形容放在男子身上有些不太恰当,但事实如此。

  叶父叶母是非常典型的先婚后爱,其过程完全可以写出一部几十万字的军婚甜蜜爱情的小说来。叶母能喜欢上叶父乃至最后爱上叶父,除了日常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之外,就是因为那一双桃花眼,专注着只看你一人的时候,只要眼含情意,那仿佛就让你觉得,你便是他的全世界。

  叶母是个颜控,要不怎么可能先从化妆品起家后,又打入了娱乐圈呢?

  而叶父虽说算不上那种几千年难得一见的美男子,但是五官均在平均值以上,而那双眼睛仿佛画龙点睛。

  叶修则完全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完全承其精髓,但只要眼睛睁着一有情感变化,那眼睛如同万千秋水,波光流转之间勾魂摄魄。

  因此,他时常半搭着眼帘,掩盖了一切情绪,但就是这样也无损他本来的魅力,从优雅尊贵铁血之中,无端的又多了一些慵懒。

  拉着小巧的商务行李箱,叶修推门进入了公司。

  “叶副董好。”前台的人自看见叶修站在门外就已经站了起来。

  对没错,叶修还是诺宇的副董。叶母的控股是百分之七十五,自生下叶修和叶秋后,公司便由从猎头公司找来的人管理经营,在在叶修和叶秋十八岁以后,叶母分别赠予了了叶修两兄弟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

  所以叶修也在公司挂了一个副董的闲职。

  至于为什么前台知道叶修是副董呢。

  全是因为两兄弟气质差异太大了!!!

  叶修进了专门的电梯,直达顶层的叶秋办公室。

  对没错,顶层一层都是叶秋的办公室。

  当然,除了只有一架专门和一架全通的电梯之外,其余的电梯都不能上最高的三层,而那两架还需要刷卡,电梯才能打开。

  “叮。”

  顶层。

  叶秋正在训话,电梯的声音并不大,并且距离办公桌那里其实挺远的,所以并没有引起注意。

  叶修踩上纯手工制作的地毯,其感觉是难以形容的,不过对于小时候在军部摸爬滚打,在任务中成长,在H市当了几年穷人的他来说,这地毯好软。

  但因为这地毯的软且厚,行李箱在上面几乎没有任何声音。

  缓缓进入,叶秋的办公地方,叶秋的声音就开始传了过来,起初不是很清楚,其后全部都可以听清。

  “我不是说了吗!这次的广场,一眼看过去,必须有一个词——大气!你们各位看看这设计图,你们确定这是一个广场而不是菜市场或着那种临时搭建的那个演唱台。”

  “还有,这大楼我要的是九层,你这九层是画完了,但是窗户的放置呢?况且之后还要考虑到广告牌,那么广告牌的位置在哪里?被你吃了吗?”

  “还有广场中的设施是什么?蹦极?!”

  “我们对广场的要求是吸引小孩子,从而让小孩子把他们父母留住!!”

  “你用蹦极,不去的理由就两个字——危险!有没有考虑过家长的心情!”

  “这次的报告是怎么回事,中间缺漏的进一千万哪里去了?张经理,是被你吃了吗?”

  “我叶秋也不是瞎子,之前你贪的那十几万二十万不到,我也可以一只眼睁着一只眼睛闭着的过去,毕竟你也为公司做了实事,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况且二十万左右我叶秋还不看在眼里。只要你多谈成一个案子,几百万都能赚回来。”

  “但是,这是一千万!”

  “真把我当傻子了!”

  “李经理,给他开工资,顺便起诉他,商业犯罪。”

  “还有,这次的珠宝设计是怎么会事?虽说现在的好原料是不多,但是,麻烦别把你自己的自贱(不是错字)的心放在这里,如果下次再交上来设计图纸是这样的水平的话,诺宇从此没有你的位置了,我就不信珠宝设计领域,我诺宇指名道姓辞退的人有谁还敢要?”

  说下这一大段话的人,稍稍歇了一会儿,喝了口水,放下被子的声音连叶修都等听到。

  “行了,都出去吧。”

  出去的人陆陆续续退了出来,脸上一副九死一生的庆幸模样,看见叶修,刚准备打招呼,叶修便用食指放在唇上,那些人也就没有说什么,疾步退去了。

  叶修看见,啊不,听见此时叶秋的话语也很惊讶。他离家出走之前,父母面前的叶秋是个乖乖男,同学面前的叶秋是校园王子,有着如暖阳一般的笑容,而好友面前的叶秋像是个小小的霸王,但却心直口快直率无比,对叶修来说,他面前的叶秋是那个父母不在家的雷雨天中,抱着枕头穿着可爱的恐龙睡衣来敲开自己的门说:“哥哥,我怕。”的人,是那个小时候因为宴会上,一个好友的姐姐被欺负,甚至被此事波及,跑过来找自己揪着自己衣角,眼泪蕴在眼里叫着“哥哥”的人,也是训练时撑不住,偷偷跑来自己房间带着鼻音说着:“哥哥,我疼,我想退出。”的人,也是当初自己回家偷拿身份证,小声的吼着自己“混账哥哥”的人,也是当初他沉浸在睡眠中醒之前说着“哥哥,我好想你”的人。

  如此种种,都是叶修眼里的叶秋,但是如今气愤难平,教训着下属的叶秋他还没有真正的见过。

  可能是因为结婚后之生育叶修叶秋之前,叶父和叶母觉得错过了彼此的太多,在叶修和叶秋周岁之后,二人仅有的假期都贡献给了祖国的大江南北,身为哥哥的叶修为了保护爱护弟弟叶秋,更加成熟,过早的承担起了属于自己的那份责任,甚至还帮助叶秋背负起了一半的责任。

  要不是当初的一些事情,叶修早就领少将衔,任一军区的司令或着副司令了。

  事已至此,过去也不需要再提了。

  叶秋听着轱辘转在地毯上的声音,看向了来人。

  顿时,一个文件夹朝着叶修砸了过去。

  “混账哥哥,你刚才听到了多少?”叶秋有些气急,毕竟自从他在十六岁知道了他对叶修的感情后,只要可以接触到叶修,塑造的绝对不是这样的形象。

  “挺多的,我们家贝贝在我看不到的地方成长了很多呀。”叶修笑了笑,虽说是惯常的笑容,甚至可能在平常的队友看来有一些嘲讽,但对叶秋来说,这是他六七年没有接触到的梦。

  “不许叫我贝贝!!!”叶秋大吼。

  “不叫贝贝叫什么?”叶修放下行李箱,将刚刚接住的文件夹放在办公桌上,随后也坐在了叶秋办公桌前的椅子上。

  “那我叫你宝宝好了!”叶秋自认为的邪魅一笑在叶修看来一如既往地好笑,但是也仅仅有了笑意并未出声。

  “自我五岁以后,这个名字早就弃置不用了,但是在我离家出走和中间回来的时候,‘贝贝’这个名字可还在你头上挂着呢。”叶修笑笑,随手摊开一份文件。

  “混账哥哥!!!”叶秋的声音传到了电梯那里,让端着餐盘的人小心小心再小心。那人将东西迅速放在不远的茶几上,然后迅速退下。

  “安啦,就是小名比较女性化而已,又没几个人知道,这么气愤干什么?”叶修从口袋里掏出烟,弹出一根送到嘴里,轻轻点燃,深吸一口,然后缓缓吐出烟气来,那烟气模糊了他的五官,却让他更加诱人。

  ‘抽烟就抽烟吧,抽的这么诱惑是要干什么!!’叶秋心里嘀咕,用文件夹微微挡住自己的脸,看着此时五官氤氲在烟气里的叶修,咽了咽唾液,喉结滚动着。

  “叶秋啊,你要看你帅气逼人的哥哥你就直接看好不?你这样看我会忍不住把你当敌人然后出手的啊。”叶修抽完最后一口烟,将烟屁股在叶秋办公桌上的水晶烟灰缸里把烟摁灭。

  “别那么自恋好不,而且我和你长得除了眼睛有点儿区别,其余的地方没有区别,而眼睛的地方只要不细看不够了解,咱俩绝对一模一样。”叶秋喝口茶,接着说“而且你在床上躺了那么多年,就算每个周我亲自服侍你药浴,你的身体也会变弱。现在你还能打得过我吗?”

  “回家之后练一练。”叶修挑眉。

  叶秋没有说话,一个拳头直接朝向叶修而去。叶修迅速将刚才把玩的打火机塞进口袋里,然后单手一撑桌子,直接来了一个凌空的倒空翻。叶秋一拳未中也不气馁,直接从桌子里面翻出来,稍稍矮身,一百八十度的扫堂腿扫向叶修。叶修当机立断,猛得跳起再来了一个完美的翻身。翻身的过程中,一只脚直接踢向叶秋的胸口。

  叶秋看着那只脚,接着扫堂腿的力,又矮了矮身子,侧过了那只脚。

  随后顶层噼里啪啦乒乒乓乓的响声不绝于耳,虽说隔音很好,但是由于二人的动作过大,掉的东西只要楼下有人都可以听见,但是楼下是叶修的办公室,除了早晨上班和下午下班的时候打扫卫生的保洁工之外,没有一个人会在下一层。

  最后,叶修弹了弹因为不小心滚地的时候沾到的烟灰,看着半瘫在沙发上的叶秋说到:“现在知道了吗?”

  “什么?”叶秋脱下因为茶几上放着餐盘二人打斗又涉及这里而被洒上咖啡的外套问到。

  “谁输谁赢。”叶修说到。

  “哼!”叶秋侧头。

  叶修走了过去,揉了揉叶秋的头,说:“走吧,不上班了,回家。”

评论(3)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