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雅

蓝雨剑圣听夜雨,嘉世斗神辞长亭。

霸图拳皇伴虎啸,微草魔道不留行。

昔日繁花衬血景,双鬼拍阵有盛名。

十年间,一杆却邪登顶,

十年间,荒火碎霜声长鸣。

但问谁敢把锋撄?

过眼烟云,利禄声名。

一叶知秋拱手。

千机伞,再续长情。

三十七连胜四冠,且以杯酒敬故人。

十年荣耀,再起东山。

【叶all】梦回(04)

  意动的同时陈果还是没有让理智失去,自是知道他和小唐的搭档只能在游戏里扬名,而日后叶修重返职业圈的可能很大,她或许有一定的可能性成为她们的队友,不过微乎其微。在苏沐橙的信上其实也就简单证明了一下兴欣的新网管是叶秋的同时,拜托了陈果照顾一下他。

  苏沐橙早就成长了,自是不会那么小孩子脾气,也不会竹筒倒豆子,更何况其实她知道的叶修的背后也并不是很多。

  陈果猜测着叶修重返职业圈的可能性,充分发挥了来自女性的敏。感和细腻的神经,猜测着属于一切背后的答案。

  网吧小妹的电视剧还剩下最后几分钟,叶修就先进了前台,把一些能够想到的客人的高频点单拿到距离自己近一点的地方,所幸也是冬天,要冰饮的没有太多,所以叶修也就只拿了几瓶常温的放在近处。

  “叶哥,我走了昂。”小妹关了电视剧页面,把电脑留给叶修。

  “嗯,小刘再见。”叶修挥了挥手。

  陈果再次认真思考了一下叶修的提议,毕竟十区现在有她最好的小伙伴唐柔,而且叶修其实是那个斗神叶秋,十区的事情热闹肯定不会少,练个生活号而已,又不会太费事。至于神之领域逐烟霞的公会嘉王朝?

  还用说嘛?退退退!

  不过叶修及时出现:“老板娘,你退会干嘛呀?先多多做贡献,然后兑换上一堆东西,等我到了神之领域或着之后组建战队了再说呗。”听君一席话,暂时不退会,专注得贡献,副本一边儿去。

  陈果因着今天太晚了,就决定明天开始练那个小号,今晚就和唐柔打了一个招呼,然后就上去睡觉了。

  苏沐橙的风梳烟沐还在新手村的出生地徘徊,叶修就操控着君莫笑回了布尔斯小镇。把新拿到的血色步枪扔进了装备编辑器里。

  这两天收集材料挺顺利,千机伞已有数个部件可以升级了。打开了结构图后,从伞面撑开的形态下,叶修开始小心翼翼地拆卸伞面。这伞面共有八块,卡在伞骨中连接成一整个伞面。

  随便选了一块伞面放入了复制的模板框,另一边的材料槽中,叶修点进了五个强力蛛丝。

  复制开始,进度条走完后,五个强力蛛丝已被编织成了伞面模样。随后又重复了七次复制。八个强力强丝编织而成的伞面制成。

  新伞面重新装上,随后是枪械和藏剑的部分。

  伞杆被拆卸下来,分为两部分,杆,和杆中的藏剑。两者同样是作为复制的模板。

  复制杆,添加进的材料是血色步枪和骷髅勇士佩剑的剑鞘。

  藏剑,则是用骷髅勇士佩剑。

  点击复制,完成,再小心翼翼地将新组件装回千机伞。

  全过程叶修做得很细致,但看起来却并不太难,除了拆伞装伞,就是点点复制而已。

  但是,如果不是有千机伞原来模板的话,又哪来的复制功能?

  虽说对于很久远的过去已经早已忘怀,但此时再次来到这个世界,这个城市,不免又染上了缕缕哀伤,不过叶修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心性强大,这种事情最多只有一时的情绪,顶多三五分钟罢了。

  千机伞在第一世早就提升完毕,但是很多犹豫急迫的致命弱点是无法改变的,例如驱魔师这个克星。不过叶修在当初就和关榕飞、罗辑经过建模然后讨论过了,说不定这把千机伞真正可以做到二十四职业无阻碍了。

  做完了这一切动作的叶修再次回到了网游里面,对蓝河的评价淡然应对。毕竟野图BOSS这种东西,本来就是用来抢的。

  然后就是先近后远,进了田七现在的队里,大家顺便讨论了一下时间表,田七内心默默表示庆幸,包子对大神叶修的兴趣更大也对叶修更崇拜一些,至于沉玉姑娘和暮云深则是对日后无法和大神下本表示遗憾。

  副本过程中出野图的情况也不少见,哥布林商人的首杀终究是花落霸图。

  蓝河在此时却回了神之领域,找上了春意老,交流过后的蓝河却遇见了绕岸垂杨,即使明白春意老让自己去第十区开荒的意思,蓝河本人也不怎么待见这个烧包的人。

  叶修正在和各大公会负责人扯皮的同一时间,一条系统公告打破了整个荣耀大陆的沉寂。

  系统公告:恭喜嘉王朝玩家灰黑色、海风、子不语、无处可逃、钱袋子打破副本冰霜森林记录,成绩13分24秒21。

  霸气雄图的人还是晚了一会儿,慢了一点儿,技术差了一点儿,然后本来预测中属于他们的冰霜森林就被嘉王朝占了。

  叶修看着一系列的名字,具有重来优势的推断出了那个在里面的三个职业选手——刘皓,王泽,方锋然。

  陈夜辉——叶修那双日常眼睑半垂的眸子此刻却轻轻阖上,脑中思绪着当初的旧事,最终还是浅笑着摇了摇头,太费劲了,不想了。

  早就遗忘并且放弃了嘉世的叶修自是懒得注意那些细枝末节的小事,此时把注意力全部放在了冰霜森林的副本记录上,唇角的笑意却是渐渐扩大,那带有着些许潇洒邪肆意味的笑容再次重现于叶修的脸庞,但若是有叶修前世的人在,看见他如此笑容,就是恨不得爹妈多生几双腿,能有多快跑多快。

  冰霜森林只是第一步而已,历史——不,曾经存在的才算是历史,而如今所有的时间事件倒带重来,不改变还对不起自己重生这一遭呢——叶修暂退了荣耀,去了冰霜森林攻略处,看着冰霜森林的副本图,脑内进行进一步的建模,刚才打过的BOSS,经过的地图在脑海里重现,想要打破记录的人员职业——散人,战法,枪炮,流氓,还有一个是……当初的元法,叶修那修长白皙的手指缓缓叩着思绪着冰霜森林副本的每一个怪,地图中潜藏着的每一个可利用的点,冰雪之下的石块以及各个松树之间的距离等等。

  夜晚,教导小白的叶修再次感觉到了记忆中的无奈,右手覆上左胸膛,心脏的跳动一如记忆中的有序,但是那种感情所带来的充实满足却是新的感受。说实话,对于此时的叶修来说,这种感觉很棒。

  时间匆匆流逝,这次的冰霜森林记录再次花落君莫笑,各个公会对君莫笑的实力再一次进行了评估。

  而对于此时的君莫笑来说,深度荣耀讲解才是要干的事情,而两次冰霜森林记录之间的一系列大大小小的事情,早已无法在他的心上画上一丝痕迹。而千机伞的升级这种重要的事情是属于必要的,不需要痕迹,而是下意识的举动。

  而在他那冰霜森林记录的后面,刘皓带人刷出来的记录终是落了下风。

  离恨剑请求添加您为好友,是否同意
         忽略        同意

  离恨剑?

  意识迅速回笼,记忆从识海中调出来,离恨剑——刘皓——埋骨之地副本记录。

  叶修的笑容再次显现,然后鼠标轻轻划过,点击。




——可看可不看,这里是我的树洞——

  在看到小可爱的回复时,我才意识到,原来我有那么久没有更新了,然后看了看还仍有亮光的手机,心里的第一感受不是又要码字了,心好累,而是开心满足,那种就像是我消失了,还有人会记得我,讶异的同时,心里却很充实。

  一个多月了,三次元里陆陆续续发生了很多事情,围绕着学习展开,心很累也很乱,想不顾一切发泄一次,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发泄的资本,唯一可以仗着和挥霍着的不过是父母给予的爱,小天使给予的纵容。

  人生是一幅画卷,初中到现在,我把所有的一切搞得一团糟,智商一般,情商烂透,在人际关系里,我永远都是不及格的那种人,我感觉就像是失了水的鱼,日常在学校里只有书本,手机,几乎和同学没有什么交流,这种感觉熟悉得不得了,然而还是不是很习惯,人是群居动物,我却孤僻无比,二次元里怎样都好,三次元里时时顾忌。

  我感觉自己真的很累,每天的笑容是假的,每天的心情都是阴霾的,感觉自己像是被激发了黑暗面的人,勾唇浅笑的表皮之下是血淋淋的痛苦。

  我好累,真的很累,真想一梦不起,或着永远沉醉于小说,用虚拟世界的满足感,来保持着现实世界应有的活力。

  ……

评论(7)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