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雅

养老文手

看的小说不多,但绝对不算少
吃的cp很多很杂
如果看到了一些引起不适的的退出就好
呃……想去当一个学习博主

【叶all】梦回(05)

  忽略的键才点下去,随即而来的是更多的申请,叶修就这样一点一点地磨着刘皓的耐性,在最后一刻点击了同意。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消磨了这么长时光的叶修其实带上了一些恶趣味,就如同猫捉老鼠一样,捉到了不吃,先放,然后再捉,再放,如此往复,亦如同一些少数民族的熬鹰一般,使鹰驯服。

  而刘皓这边呢,看着半天不同意的申请,嘴里骂骂咧咧,自是懂得叶修这边选择了忽略,继续骂的同时也不忘接着申请消息的轰炸。

  久违的系统消息终于来了,君莫笑通过了好友申请。

  “不通过消息炸死你。”刘皓趾高气扬地嘟囔着,连加个好友这么小的事办成都他产生了极大的胜利感,只因那边是叶秋,和叶秋打的任何交道在他眼中都是在交手:想无视我,结果还是加上了,叶秋你败了。

  叶修则是勾唇,带起了一个浅笑,看着这个小狂剑,非常有兴味地把他推荐给了一个人——包子入侵。

  因为此时的叶修已经有了组一支战队再打回去的想法,再加上第一世时对这些队友们的了解,这几天来就已经循序渐进地对唐柔和包子进行了一些基础训练,因为联盟初期的训练并没有专门的软件,就是在荣耀地图中完成的,再加上叶修还有着一世的经验和最初的记忆回溯带来的记忆,所以队友们的弱点还是有记忆的。

  精准度、技能效果的最大化、配合……

  埋骨之地里,叶修机械化地刷着一群小怪,看着离恨剑发来的消息,敛了眸子片刻,然后接着刷埋骨之地的小怪们,顺便在“不经意间”带离了唐柔的寒烟柔。

  因为嘉王朝失了冰霜森林的记录,所以此时的刘皓和陈夜辉行动之间都不免地带上了些许急切,因此为了和叶修勾搭上并且成功卧底在里面,可谓是八仙过海呀!

  刘皓撑着自己的眼皮,坚持看着电脑屏幕,但是眼镜酸涩的他还是拿着放在手边的眼药水再次滴入眼睛,然后再拿旁边的抽纸拭去眼角溢出的眼药水,最后再眨了眨双眼。

  三人继续默不作声地打怪,渐渐地天已经开始亮了。刘皓过了之前情绪上的亢奋期后却是感到一阵又一阵的倦意。他并没有什么通宵的习惯,今天却是彻底得熬了一夜,此时开始不住地打着呵欠。可是看那两个人丝毫都没有停下的意思,他也只好咬牙坚持,他怕自己提早离开会错过什么信息。

  早七点的时候,叶秋突然没打招呼就下了线。刘皓一怔,心里却是一阵喜悦:总算可以去休息了。

  结果还等他把手头的几只怪打完呢,君莫笑却又立刻回到了游戏,继续在不声不响地打怪。

  “靠啊……这两个家伙打算玩到什么时候?”刘皓红着眼睛在电脑前挣扎着。此时的眼药水已经拯救不了他了,眼睛干涩无比,还有从身体反射里传来的困倦消息。

  刘皓强撑了几个小时,此时已经到了正午。

  刘皓痛苦非常,自己居然坐在椅子上就睡着了用,要不是差点滑到地上真不知什么时候能醒来。勉强又打了一会,实在是坚持不住了。

  叶修收到了离恨剑要去休息的消息,轻轻摇了摇头,又叹了一口气,如果刘皓能把这些心思能用在对荣耀的钻营上,他何止现在的成就。

  刘皓也搞不清楚自己现在是个什么处境,困得跟SB一样的他思考能力已经退化,匆忙退出游戏后就朝床上爬去。刚脱了衣服就听门被敲响。

  “皓哥在吗?老板那边叫你过去一趟……”

  “我就去……”刘皓泪流满面,重新穿好衣服挣扎着爬下了床。

  兴欣网吧这边,唐柔今天是早班,继续守着前台一边工作一边游戏。陈果则是黑了个脸站在一边。这两个家伙,那天表态说什么“自己有数”后,立刻玩得更加疯狂更加没日没夜。

  叶修则是找了个角落猫着,此时的他还需要仔细考虑考虑接下来的道路。

  那一世他手持君莫笑再杀回去的感情很复杂,而这一世的他目前也很复杂。

  如果回去,自然要是冠军;如果不回去,立即回家,不是参军就是经商,也许会有别的选择但都逃不过军文商三界。

  25岁,这个年龄对于竞技圈来说已经是暮年,但若放到其他地方,这还是个初入的新人。

  叶修状似无意识地敲击着桌面,但脑子却是转得飞快,对于脑域开发和身体素质都优于常人无数倍的他来说,每个行业都能做到很好,但对于叶修来说这些都不是他所需要的。

  此时的他,拥有的将是无尽的时间,无穷的精力,以及无限的未来。

  由于冰霜森林的副本叶修刷了个十个区的最高记录,所以副本的控制权自然还在叶修手里,对于埋骨之地这个已经被人准备下手的副本来说,对于大多有职业俱乐部支撑的游戏工会来说,这也是一个对君莫笑的考验,如果君莫笑再次刷出了一个无人能破的记录的话,君莫笑的筹码和在他们心中的地位无疑是一加再加。

  陈果这边自是看到了叶修的努力,兴欣网吧附近文具店的本子和笔,从第一页开始就是慢慢的笔记,从冰霜森林的副本开始,再到现在的埋骨之地的预习。

  这让陈果怔怔地有些不知说什么好了,叶修的专注和认真让她动容。她也喜欢荣耀,而且是个相当忠实的粉丝,但是在叶修身上,她看到的却是与她对待游戏完全不同的一种态度。她是在玩游戏,但是对于叶修,陈果忽然觉得根本无法把“玩”这个字眼加诸其上。

  恍然间,陈果好像知道也明白,叶修为什么会在荣耀职业联盟成立的这短短七年半中,得到三个冠军了。这种热爱,荣耀在叶修的这些年里已经不是游戏了,而是生活。

  而此时的荣耀之于叶修,有喜欢有爱,但是再也回不去过去的那种热爱了,本子上的笔记很多,却也包含了第一世的无数经验,这是多年的总结。

  陈果有些羡慕叶修,可是羡慕之余又有些同情。对游戏如此专注的付出,但却被职业圈所遗弃,这个家伙其实很可怜呢陈果忽得一阵心酸。退役,这真是很残酷的一个词。

  叶修看着大屏幕上投放的比赛,倚在门上点燃了一支烟,没有吸,而是静静地看着烟雾朦胧,飘起的烟朦胧了他的五官,让他这个人仿若镜花水月,看不真切。

  比赛结束后的网吧一下清静了许多,陈果指挥着工作人员收拾打扫,一脸阴郁。唐柔是没什么感情倾向的,谁输谁赢都没感觉,只是看陈果很不高兴,一直在那陪着哄着。俩美女那交头接耳嘀嘀咕咕,等网吧收拾完了,陈果心情也好转了。对又要通宵的二人组表示了一下关心后就回屋睡觉去了。

  上楼前,陈果看见了门边的叶修,想要安慰他,却又不知从何说起,他是被嘉世扫地出门的,他自是看出来了,而苏沐橙的亲笔信里那淡淡的忧伤的情绪,也让她看出来了很多。

  这时已是十一点多,收拾打扫完的其他工作人员都已经回去,不准备通宵的客人也散了大半。网吧里除了键盘和鼠标声,就是玩荣耀的玩家语音交流的声音,有笑的,有骂的。猛不丁地,突然从某个位置传出一声惊叫:“我x,副本记录又破了,第十区里都有些什么人呐?这……”

  唐柔听后一惊,望了叶修一眼。这一声惊呼同时也惊动了网吧不少玩家,一些第十区的玩家都谈起了这事,和游戏里的朋友语音,和网吧里的其他玩家。唐柔跑去溜了一圈侦查了一下后回来对叶修说:“是埋骨之地的副本记录,又是那个什么嘉王朝。”
 
  “哦?提高了多少?”

  “16分56秒78。”唐柔对记录是相当敏感的,看过就记住了。

  “哦,不错嘛”叶修说。

  “怎么办?”唐柔问。

  “晚上再刷。”叶修说。
 
  “可是,20多秒……我们要怎么做?”唐柔只知道他们的记录里有包子入侵的一个失误。可是那个失误就算不存在,记录也顶多是快个三四秒。眼下这个记录却需要有20多秒去追,唐柔实在不知道从哪里追起。

  “放心吧。”叶修却很有把握。
 
  唐柔正准备再问,忽得看到网吧门外出现个人影,双手插兜穿着个连帽衫,脑袋躲在帽子里,身子好像恨不能缩成一团,东张西望鬼鬼祟祟地朝着网吧过来,那模样像极了一个作案后潜逃的人员。唐柔连忙把要说的话止住,提醒叶修注意这个可疑份子。结果她的目光这一过去,那人看到后,头一扭立刻就跑开了。
 
  “什么家伙?”唐柔胆子倒是挺大,追出门去张望,就见那家伙跑远了还在回头张望,一看到唐柔冲出来,连忙又调头跑了起来。

  “咳,怎么回事?”叶修问。

  “那人有古怪。”唐柔说。

  “跑了吧?”
 
  “嗯。”

  “那就不要理了,你去上游戏吧,和包子打声招呼。”

  “哦。”唐柔应声,去了她平日夜里通宵的位置。

  叶修继续守着前台,没进游戏,似乎在等着什么。半晌后,那个身穿连帽衫的可疑份子又在网吧门外徘徊了起来,直至看到前台的叶修,叶修朝他点了点头后,才松了口气似地走了进来。但依然是警戒非常,窝着衣服把头藏得深深地,鬼头鬼脑地到了前台。

  “你自己啊?”叶修问着。

  “难道我拉全队过来啊。”来人说。

  “鬼鬼祟祟,跟做贼似的。”叶修说。

  “能不小心吗,这可是网吧,多危险,我可不像你,我粉丝是很多的。你看刚才差点被人认出来,还好我跑得快。”来人说。

  “你得了吧那姑娘是我们网吧的,看你像个贼才注意你的,你要正常点人压根不认识你。”叶修说。

  “真的假的?”来人怀疑。

  “我叫她过来?”

  “算了算了,低调低调”来人说。

  “A区1号机,完全没有人的地方,你去那边坐吧”叶修说。

  “你呢?”来人问。

  “我得守这啊值夜班呢”叶修说。

  “何必这么委屈自己?你的水平退役也不至于沦落成这样吧?再说了,你怎么突然就退役了?”来人疑惑。

  “先帮我把记录刷出来再说。”叶修说。
  
  “woc,我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的身价,帮人刷埋骨之地的副本记录。不许说出去啊说出去我弄死你。”来人骂骂咧咧地抱怨。

  “A区1 号机,在那边。”叶修给指方向。

  “给弄点吃啊,宵夜都没吃。”来人说。

  “来来,拿包榨菜过去啃吧”叶修扔上来一包榨菜。

  “靠啊”来人一巴掌把榨菜抽回去了。
  
  “火腿肠?”叶修问。

  “算了算了。”来人不报指望了,转身去A区找机器。

  网吧通宵一般都是吸烟区那边热闹一些,其他无烟区的客人大多也是安排在C区,A区晚上通常都是不开放的,此时就连灯都没开。这人跑来以后却是黑得连机器牌号都看不见,骂骂咧咧地又跑回叶修那抱怨了一通。

  叶修提了手电,过去给他找到了机器。

  这人坐下后,左右看看,的确没人,心下稍安,这人伸了伸脖子,不再那么藏藏掩掩。电脑打开,显未器映亮此人的脸庞。如果有任何一个荣耀粉看到这张脸,都会第一时间认出此人:荣耀剑客的顶尖高手,黄少天。

  刷卡,游戏进得赫然也是第十区,用的职业是个27级的账号,向君莫笑提交了好友申请后,继续开始不住地抱怨:“帮你刷记录就算了,连账号你都没有,还要我去搞。”

  “你搞个账号还不是很轻松。”叶修回消息。

  “27级小剑客……用完再不用了,不能留下证据,丢人呐,太丢人了。”黄少天发消息。

  “你先自己玩会,我们这边没次数了,12点叫你。”叶修说。

  “玩,有毛可玩的啊?”黄少天回道。

  结果这次叶修却没再理他,黄少天拿着他这27级小剑客东逛西晃也不知干什么,随便点开新区的副本记录榜,却也是惊了一下。冰霜森林的倒也罢了,这个埋骨之地的可是强得有些过分啊这成绩,他们蓝雨的主力队来都未必搞得出来。

  连忙又给君莫笑那边发消息:“我x,这记录怎么刷出来的???怎么这么高?”

  “新打法。”叶修回道。

  “新打法?什么新打法?”黄少天问。

  “埋骨之地副本的新打法。”

  “这还有新打法?谁这么无聊这本还研究新打法?”

  “……”

  “哈哈哈哈,不会是你吧?”

  “……”

  “你堕落了你完全堕落了跑到新区在这搞副本记录,还研究新打法?你闲得没事了吧”

  “话真多啊你。”虽说字是这样打过去的,但是叶修的嘴角却还噙着一抹微笑,和朋友们一起的感觉真好啊!

  “唉唉唉,我在这里安全吧?晚不还会不会有其他客人来?现在我不怕被人认出来了,被人发现我在刷埋骨之地,传出去还怎么混?”黄少天消息回得真是快极了,职业高手,手速远远超过嘴速,用消息聊天比直接用语音还快。

  “放心。”留下这两个字的叶修,同时也给蓝河回话保证了埋骨之地的副本记录归属。

  而对于离恨剑背后的刘皓,叶修微笑消失了。

  刘皓其人,叶修自是了解他的背景,以及当初他进训练营和战队的时候,陶轩也给叶修说过刘皓的过去,对于刘皓,叶修向来是无奈并且放纵的,还带了些许温柔,而第一世的后来,叶修没有去了解,也没有那个义务去了解。

  刘皓则是看着离恨剑和君莫笑最后的消息,内心的高兴和扭曲结合在了一起,他的表情还带着狰狞。

评论(6)

热度(58)